秋辞

开心就好

【狗茨】心中之欲·下(御魂梗)

还是走剧情……来不及开车了下次再更新吧,我错了
作者脑洞超大,有私设,bug多,ooc注意

茨木用妖力将杂乱的荆棘丛劈开一条道路,抬头望去,四周是茂密疯长的树林,凌乱扭曲的枝条交织在一起,拼凑出残破的图景。再远些的地方隐没在乳白色的迷雾里,完全看不清了。

茨木皱了皱眉,事到如今他已经察觉这个地方不太寻常,但往前往后的道路都已经被迷雾重重锁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他本来只是被方才在大天狗房间里的看到的御魂勾起了回忆,觉得闷闷的便独自出来走走,原本是想去看看大天狗平时带狗粮的地方看看,但他好像在某一个交叉口走错了方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这个被迷雾笼罩的森林里了。

这里怎么看都不太适合带狗粮吧。

他在指尖点起黑焰,将四周的迷雾驱散开了一点,潜藏在迷雾中的大大小小的黑影终于露出了轮廓。那是一群低等级的小妖怪,似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地慢慢聚拢过来,他们的双眼空洞,感受不到一丝生气。

“喂,你们是谁?”

没有应答。

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起来。

茨木低喝了一声,召唤来地狱之手,瞬间就捏爆了几只小妖怪,在草地上轰开一片焦土。

茨木的举动仿佛是往一潭死水里投入了一块巨石,掀起巨大的波澜。小妖怪们活过来似的开始叫嚷起来,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双眼却依旧空洞,好像只是本能做出的反应一样。

茨木冷哼一声,挥手甩开一簇黑焰,瞬间又烧焦了不少小妖怪。他自然是不怕这些玩意儿的,但是眼下他做的举动却让他感觉不到什么意义,似乎只是机械地在重复“战斗”这个意志而已。

小妖怪的数量并没有变少,好像源源不断一样,很快又有新的一波冲上来送死。

虽然他们的力量不足为惧,但由于数量太多,茨木打着打着也渐渐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

这样下去不妙。这个地方大概藏了什么秘密,如果不尽快找到解决的“出口”,可能会被困死在这里。

再次抬手捏扁了几个敌人,茨木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一处隐蔽的山洞,刚才并没有看到还有这么个地方,但此时无暇顾及这些了。他往那里靠近,打算依托地势防守,先修整一会再另做打算。

突然,熟悉的,淡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不要再往前走了。”

“大天狗?!”茨木一惊,转身看去话语里除了惊讶之外还带了一丝心虚。

难道说发现自己不见了,大天狗来找他?

金发黑翼的青年稳稳地立于高高的树梢之上,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这一切,他白色的狩衣上纤尘不染,迷雾似乎无法靠近他的周身。

不对,站在那里的并不是他所熟知的大天狗,而是出现在梦里的另一个“大天狗”。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究竟是如何出现的,自己竟一点也没发觉。

就在茨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天狗”素白的手执起笛子凑到唇边,悠扬的乐音响了起来。那声音一如初次听到的一样,澄澈明净,悠长婉转,仿佛要把魂魄都摄入其中,天地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世界只剩笛声。

笛音带起树梢末端的轻微震颤,美妙的乐音扩散到空气之中。迷雾破开,月光终于揭开了面纱,将清冷的光辉洒进小树林里,融进笛声之中。

听到这笛声后,混乱的小妖怪也安静了下来,又变回沉寂的样子。他们仿佛听从着那笛音的指挥一样,低着头从四面八方散开,重新回归到黑暗。

茨木静静地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大天狗”,似乎是在等待对方的解释。

那个他好几次想问出口的问题。你到底是谁?

一曲吹毕,“大天狗”收起了笛子,他从树枝上飞下来,似乎看透了茨木心中所想,他的唇边带起一丝笑意。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在我回答之前,先跟我去一个地方吧。”他的语气稀松平常,好像只是发出了一个一起去散步的邀请。

茨木觉得自己好像永远无法拒绝他的请求,于是他点点头答应了。

“大天狗”又轻轻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欢喜,在月光的照耀下,他仿佛变得透明了一般,随时会消失。

好像梦一样。

茨木被“大天狗”的手牵着走去,他的手凉凉的,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走了一会,“大天狗”似乎嫌慢,于是他揽过茨木,张开双翼又一次飞上了空中。

簌簌的风从他们身边掠过。森林、山峦、草原都被他们撇在身后,感觉过了一会,好像很久,但好像又没有那么久,他们停了下来,落在松软的草地上。

面前是一个湖泊。

明镜似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映出深蓝色的夜幕和点缀其间的星辰,就好像是把一小块夜空嵌进了茵茵的绿草间。月光静静地笼罩着湖面。

“月色真美啊。”茨木脱口而出。

“大天狗”转过头来看着他,深邃的灰蓝色眼眸中是看不懂的情绪,只是他的唇边仍然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是吗,你喜欢就好。”

他突然靠近,那张清秀的面庞几乎近在眼前,近得连呼吸都可以交融。

太近了。

别再靠近了。

明明一直以来都保持着距离。

茨木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茨木。”他唤道。

“看着我。”他说道。灰蓝色的眼眸和赤金色的眼眸避无可避地对上了。

“你不是一直想这么做的吗,那天晚上你喝醉的时候。”清冷又魅惑的声音直抵心中深处。

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这应该只有他和大天狗知道。那眼前这个大天狗难道说真的是……茨木的眼中,大天狗的样子渐渐和那天晚上重合起来。

“不,我那天只是喝多了。”但他还是摇着头想要辩解。如果承认了,会被讨厌吧。

“大天狗”又笑了笑,颇有几丝动人心魄的味道。他的力气突然大起来,拉着茨木来到湖边。

如镜般的湖面,映出茨木和大天狗的身影。

“即使是这样,你还是不敢面对心中所想——面对我吗?”“大天狗”扣住茨木的手,伏在他耳边低语,用戏剧般的腔调说道。

“不,我只是想和你,和大天狗一起像以前那样没有芥蒂地并肩作战而已。”茨木仍旧摇了摇头,他的声音有些发颤。他不明白 这种情感可以被称作什么,难道这就是爱吗?

耳边传来“大天狗”的叹息。“大天狗”松开了他,沉默不语地坐回了原处。“大天狗”闭上了眼睛,像是有些疲惫了。

生气了吗?自己让他失望了吧。

为什么呢?他到底应该怎么做……茨木有些慌了。他一向是个热爱战斗,神经大条的妖怪,活了这么久,向来也只是肆意妄为,直来直去。他并不明白如何处理胸前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情感。对于情爱之事,他几乎是一窍不通。所以,他对大天狗的这种感觉,可以被称为爱吗?

如果不是的话,他又要如何面对大天狗。

月光清晰地勾勒出“大天狗”脸上精致的线条轮廓,细密的睫毛遮住那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他抿着薄唇,一言不发。

像是受到了蛊惑,茨木终于下定了决心,伏身凑上前去啄“大天狗”的唇。

他的手腕突然被紧紧地握住。“大天狗”睁开了双眼,灰蓝色的眼中含着笑意。

“抓住你了。”

“大天狗,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的。”茨木双眼一闭,心一横说道。

然后他就感觉到温热的触感贴上他的唇,微凉的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我也是。”

松开后,茨木听到了这句近乎于呢喃的低语。

TBC
针女狗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魅妖狗的来历其实比较复杂。下次一起讲吧,边开车边讲(。)因为时间不足所以只能把剧情和车分两次写了
我先加个汽油,找个车钥匙x

评论(1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