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辞

开心就好

【狗茨】假戏真做

女装梗,400fo点文
狗子和茨木双女装注意!(高亮)
恶搞欢乐向,ooc,私设有,bug多
依旧是安定的直男(?)狗x直男(?)茨,有酒吞出场注意,不是酒茨
短文一发完
感谢提供梗的小伙伴,日本传说里好像有故事是说天狗会变成女子去引诱僧人考验他们对佛的忠诚,没想到你是这种狗子,因为地藏所以这么讨厌和尚吗2333
以下正文

“大天狗?”

“……茨木童子?”

大天狗感到一阵头疼,站在他面前的女子一头如雪的白色长发,金色的眼睛澄澈得像是盛了一抹阳光,那身女式合服贴合着她修长的身形,如果是人类男子看见她的话,怕是早已被勾了魂去,然而大天狗此刻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可惜了,此行竟然遇见了罗生门之鬼传说中的女态,他本来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狠狠嘲笑一番茨木童子这见不得光的行径。

如果不是他自己也穿着女装的话。

说实话双腿间凉飕飕的感觉很微妙,大天狗不是很懂茨木怎么如此坦然自若地穿着女装对那些来往的人类摆弄风姿的,难道不会不好意思吗?

他自己只会冷着脸站在那里,等那些没眼色的僧人自己上来搭讪,然后随便打发他们几句,意外的是这一套也挺受欢迎的,那些人类嘴里往往还念叨着什么禁欲系小姐姐真是太好了。等大天狗听他们无意义的废话不耐烦了,就会用扇柄猛敲他们愚蠢的脑袋,在他们脸上刻字羞辱他们一番后扬长而去。

今天的大天狗,也感觉自己为平安京的大义贡献出了一份力量。如果不是他碰巧遇到了也来女装行骗的茨木,两妖还差点因为抢生意的事打起来,结果发现是对方的话。

太尴尬了,总不能用今天天气真好的语气打招呼说好巧你也喜欢女装啊你这个款式的和服好好看啊在哪买的吧?

“没想到大天狗你也出来干这个啊。爱宕山也缺钱了吗?”与大天狗的窘迫相比,茨木似乎没有半分被人发现的不好意思,反而幸灾乐祸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露出一副我懂你不用解释的样子。

“不要把我跟你混为一谈!我是为了考验那些僧人内心是否不纯,大义的事情,怎么能叫做女装呢!”大天狗的反驳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但随即,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嘴上挑起一丝得胜的微笑,“反倒是你,大江山最近的经济似乎很紧张啊,不然酒吞怎么又放你出来骗钱了。”

果然,这句话戳到了茨木的痛处,他好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然后又用自以为超凶的目光瞪着大天狗,硬邦邦地说道:“不许告诉吾友!这件事和他无关!”

他越是这样,大天狗越想逗他,尝到口头之快的大天狗故意挑高了尾音说道:“哦?我如果告诉他会怎么样呢?”

“你!”茨木咬牙切齿,刚想狠狠揍眼前这个欠扁的大天狗一顿,却突然又感受到了什么,满脸怒气瞬间变成了满脸惊恐。

“喂,不用吓成这样吧?这么害怕的话,求求我也许我心情好就不告诉你友了。”大天狗感到莫名其妙,嘴上却仍是不肯饶人。

茨木非常紧张地给了大天狗一拳让他闭嘴,继续说道:“是吾友的气息!他正在往这个方向来!”

大天狗心说那真是太巧了,该不会等会他将有幸欣赏到酒吞的女装吧。

茨木似乎看懂了大天狗在想什么,于是他果断又给了大天狗一拳:“吾友英明神武才不会做这种事!现在说正经的,如果吾友发现我又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很生气的!要是吾友生气了不理我了怎么办?”

“哦,那祝你好运。我感受到了大义在召唤我,先走一步。”大天狗很没同情心地说道,他预感到接下来会很麻烦,于是准备甩甩袖子告退。

然后大天狗的袖子就被茨木紧紧攥住了。茨木仿佛变成了他的一只大型手部挂件,怎么甩都甩不开。

“听话,快放手。”大天狗扶额。

“不放!我没办法全身而退你这只大田狗也别想跑!反正都是女装大不了拉你一起死!”茨木爆发出了视死如归的气概。

大天狗认真思考了一下明天他和茨木两妖因为女装双双登上青行灯主编的平安京八卦日报头版头条的可能性,连标题都可以预见了《震惊!大妖不为人知的女装癖,带你走近大妖的隐秘世界》,感到一阵深深的绝望。

“唉,那我就帮帮你吧,就当做好事了。”大天狗无奈地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茨木已经急得快冒烟了,一头白发都炸开成蓬蓬的卷卷:“吾友是认得吾现在这样子的,他看见吾一定会认出来。如果现在恢复原身跑路的话妖气就会泄露,吾友英明神武肯定瞒不住他的!”

“……”大天狗上下打量了一下茨木,“行,那你把妖气藏好,等会别出声。”

然后大天狗从和服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天狗面具,一把扣在了茨木童子的脑袋上。

“大天狗你干嘛给我带这么丑的面具!”

“胡说!这是我最喜欢的款式,你再吵我就不管你了。”

他们这边还在拌嘴,酒吞的气息已经近在咫尺。

酒吞今天身边难得没有茨木那聒噪的声音,他自己出来走走,却在刚才感应到了茨木的气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他于是往这边赶来。然后他就看到两个人类女子正在互相拉扯,一个金色长发蓝眼,另一个脸上戴着天狗面具看不清长相。

酒吞童子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毕竟这么丑的面具全天下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于是他出声试探性地问道:

“大天狗?”

闻言面前两人似乎都僵了一下,但没有回应。

酒吞想了想,然后又问道:

“是你吗,正义的伙伴大天狗?”

“是我!”大天狗不假思索地开口应道。出声之后才反应过来。

……混蛋酒吞童子你算计我。

大天狗你这个大白痴!!吾友果然聪明过人!!茨木脸闷在天狗面具里不好出声,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已经波涛汹涌。仿佛完全忘了他此刻是跟谁站在一边的。

既然被发现了那也没有遮掩的必要了,大天狗冷着脸恢复了原身,不知道说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于是拉着身边僵硬得跟块石头似的茨木童子打算扭头就走。

然而酒吞似乎并不打算让大天狗好过,于是高声道:“没想到大天狗你还有女装癖啊,旁边这又是谁,你新找的女人?哦不对你这种万年单身狗怎么会有对象,看起来人家不是自愿的吧,半天一声都不吭。”

“喂旁边这个女人,别跟着这个大龄中二病了,来陪本大爷怎么样?”酒吞向前走了一步,作势就要伸手去挑开茨木脸上的天狗面具。

看起来因为面容和妖气都被隐藏的原因酒吞并没有认出茨木。但是万一等会茨木出声说好好好挚友我跟你走那就是神作了。以茨木那缺心眼的吞吹性格,搞不好等会真的会自己把自己卖了。

而且,什么叫万年单身狗啊?啊?他那是献身于大义好吗!

大天狗伸出手按住酒吞的手腕阻止他揭开面具,面色不善:“酒吞童子你放尊重点。”

他顿了顿,

“没错这是我女朋友。”

等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茨木目瞪口呆地由着大天狗把自己拉走了,留下原地一脸懞逼的酒吞。

走远了之后。

“大天狗你说清楚我怎么变成你女朋友了?”茨木一把摘下面具,急吼吼地问道。

“我是在帮你好吗,否则你早就暴露了,还不感谢我。而且话都说出去了,为了帮你我维持多年的清白也没有了,你要怎么赔我?”大天狗心底突然有了个想法。

“哎?”茨木被说得有些懵了。

大天狗眼底不自觉地浮起一抹笑意,他勾了勾唇,朝茨木伸出了手:“不过,帮人帮到底。”

“当我‘女朋友吧,茨木。’”

END
谁说穿女装就不是直男了,谁说直男就不能被掰弯了(摊手)

评论(27)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