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辞

开心就好

《你的名字》05-07完结 交换身体梗 狗茨/酒茨

恶搞欢乐向注意,ooc,bug多私设有
前段时间一直在忙考试没空更文,考完了回来填坑,缓慢复健中
本次狗子极度中二注意!修罗场出没注意!
依旧是安定的直男狗x直男茨和深柜酒设定,开放性结局注意

05 论两座山头的制度优越性之分

“又变成茨木了啊。”

早上大天狗醒来看到那满屋子的酒吞周边时,已经显得淡定从容了许多。他确认性地捏了捏头上的鬼角,然后就接受了这一事实。

不过当他审视的目光扫过那些酒吞周边上面贴着的字条时,嘴角还是忍不住扯了扯。

“珍贵收藏,大天狗勿动”

“呵,吾才不屑于触碰这种恶趣味的周边。”大天狗一边泄愤似的狠狠揉捏酒吞玩偶的脸一边如是说。

上次自己出去走就遇到了酒吞,那这次他就呆在茨木家里不出去吧。

说起来这家里就没有正常点的东西吗?

大天狗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茨木的衣柜。

大天狗在衣柜里发现了一件女式和服。

大天狗合上了衣柜。

算了当他没说。

半小时后,在满屋子酒吞海报的凝视下大天狗选择投降。与其被这么多一模一样令人烦躁的脸注视着,还不如选择出去面对酒吞本尊那一张脸呢。

这次出去走倒是没遇到酒吞,但是不知为何路上的小妖怪一见他就跑,虽然茨木也是力量强大的妖怪,但这未免也太夸张了,他心情不好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还是说茨木这家伙声望差到令妖闻风丧胆的地步啊。

大天狗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喂。”

他随手抓过一只跑得慢的天邪鬼赤,正打算好好询问一番,对方已经哭着抱住了他宽大的裤腿并喊道:

“茨木大人我们天邪鬼家里真的没钱了啊!这个月的保护费真的给不起了,不要杀我啊啊小的会拍屁股啊!”

“……不需要,你自己留着吧。”这都什么跟什么,先不说茨木平时还做收保护费这种差事, 为什么感觉设定上已经变成了什么黑心包租婆啊。看这一个个天邪鬼啊饿鬼啊面黄肌瘦的样子,平常没少受酒吞大地主的压榨吧。

想到这里,大天狗不禁对大江山群众水深火热的生活感到深切的同情。看吧,这就是有没有大义作为指导思想的区别。果然还是我们爱宕山人民生活水平高。

(鸦天狗:还不是因为爱宕山平时的保护费都是我收的啊!)

但是同情归同情,角色扮演还是要做好的,大天狗擅自解读一番后给茨木的人设加上了心狠手辣的一条。于是可怜的天邪鬼就看见面前的茨木童子(伪)面无表情地举起了手中的球并冷冷地说道:“建设和谐友好大江山妖妖有责,每个妖都必须要出钱出力,不可因此懈怠对大义的贯彻。”

这个一脸极恶势力的表情嘴上还念叨着大义的中二病是谁啊?明明你看起来最不和谐友好了!

然而迫于近在眼前的球的压迫,天邪鬼赤只好含泪把藏的最后三百金币也交了出去。

大天狗并不知道自己扮演的茨木童子的角色已经出现了多大的偏差,反而因为这小小的战利品而产生了微妙的满足感。

没想到收保护费还挺有意思的,咳咳,吾的意思是体察(隔壁)山里的民情也是很重要的。

大天狗愉悦地举着球寻找下一个受害者去了。

直到中午,大天狗几乎要把整个山头的妖怪都祸害一遍了,大天狗收保护费采取的是语言感化和行为感化两种方式相结合,首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上球伺候,大江山的妖怪们纷纷拜倒在了二把手(伪)的球下。

“茨木,你在干嘛呢?来陪本大爷喝酒。”

出现了,(野生的)酒吞童子!

“噫,是酒吞啊。”被打扰了大义之路的大天狗下意识地把内心的不满说出了口。

“你说什么?”酒吞眉头一皱。

“啊,吾刚刚是说,原来是挚友啊!”大天狗及时改口,举着球面不改色地说道,“吾刚刚在为大江山的未来谋划呢!”

“你这家伙又在犯什么傻,走,陪本大爷喝酒去了。”嗯,这次的确是茨木没错,这股傻劲跟茨木平时一模一样(大天狗:??),酒吞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歪打正着撞对了人设的大天狗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是顶着茨木的脸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抬脚跟上。

就在这两妖一前一后闷声走路各自心怀鬼胎的时候,传来了一声隔着大老远都能听见的兴奋的大喊:“吾友——来跟吾打一架,然后支配吾吧——”隐约还伴有狂风的呼啸声。

大天狗瞬间觉得自己有点胃疼。

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06 双宿双飞的正确方式

却说茨木这边一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又变成大天狗后,先是又抱着自己的翅膀疯狂蹂躏一番把来叫他的鸦天狗吓得不轻,然后又在爱宕山四处找妖怪要打架解闷,但是在绕了山头一圈却连跟天狗毛都没找着后,他决定换个地方继续寻找目标。

然后聪明的茨木童子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之前挚友一直不肯跟他打一架,那么现在他换成了大天狗的身体再去找挚友打架的话,挚友会不会答应呢?!一想到这里,茨木感觉浑身的热血都沸腾了,事不宜迟,茨木使劲扑腾着翅膀就从爱宕山飞到了大江山,路上不知道自挂了多少根东南枝,终于,挚友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前方!然后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酒吞童子的内心是崩溃的。好不容易今天茨木正常了,但是他发现隔壁山的大天狗好像脑子又不好使了,只见大天狗一边跌跌撞撞地飞着,一边双眼放光地向他招手,嘴里还大喊着茨木的台词,酒吞觉得自己要瞎了。

趁着那个大脑好像不太正常的大天狗(伪)还没飞近,酒吞开始认真思考要不要装作不认识他转身就走。

就在酒吞陷入沉思的时候,一旁的茨木(伪)突然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和大天狗(伪)撞了个满怀。

“唔唔唔(你干什么)!”还没冲到挚友面前就被顶着自己脸的大天狗狠狠捂住了嘴,茨木只能发出一些含糊的声音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是不是忘了现在用的是我的身体啊,茨、木、童、子?”顶着茨木脸的大天狗脸上的微笑简直能杀人了,“你不在爱宕山好好呆着跑来这里干嘛,这样我们两个很容易露馅的!”

“唔唔唔哼(可是吾想让吾友支配吾的身体)!”依旧被捂住嘴的茨木尾音带上一丝不满。

“不行,我可不想让我的身体莫名其妙被你拿去干奇怪的事!”为了防止被酒吞听见,大天狗压低了声音凑近说道。

“唔……啊唔嗯嗯唔唔唔啊?(那汝能不能……用吾的身体向吾友挑战啊?)”茨木又问道。

“不能!”大天狗冷漠地拒绝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身体换回来!我们先离开此地再做打算!”

“嗯哼(也对)。”茨木思考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应该自己亲手把自己的身体交给挚友支配才显得比较有诚意。于是他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揽住了顶着自己那张脸的大天狗,背后的双翼吃力地扑腾了几下起飞,带着大天狗就双双上天了。

挚友啊,原谅吾此刻不能与你真挚地告别!等吾换回身体再回来!茨木回头看向酒吞,内心满是内疚。

在酒吞眼里,他只是思考了一下鬼生的功夫,自家傻袍子就跟隔壁中二病看对上了眼,两个人长了翅膀就飞走了。这不能怪他gay眼看妖低,他们俩刚刚抱在一起卿卿我我的还发出一些暧昧的声音,仿佛当他酒吞童子是个死的一样不存在。最不能忍的是,中二病还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他!

妈卖批你们俩给本大爷滚回来!本大爷今天不打死你们就不叫酒吞童子!

酒吞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07 有困难找晴明

再说这边茨木带着大天狗飞远后,看着对方惊险的飞行技术,大天狗非常担心自己会被自己摔死。

“对,往这里飞,保持身体平衡,不要乱动!对就是这样。”大天狗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在教孩子学走路的老妈子。

恰好飞过的童男看见这一幕吓的差点从天上掉下去。看来之前青行灯姐姐说的大天狗老年痴呆不会飞了是真的,不过为啥是茨木童子教他怎么飞呢?啊,想起以前自己教妹妹怎么飞的时候了,原来大天狗和茨木童子的关系这么亲密啊,真是太令妖感动了!

“等等,那边那个,汝好像是晴明的式神吧?”

“哎0口0?”

十分钟后。

“晴明大人,大天狗和茨木童子要求见你。”被威胁的童男只好把两妖带回了晴明的庭院。

天呐真是麻烦他妈给麻烦开门——麻烦到家了!这是又怎么了啊!小小的庭院里迎来了这两尊大神,晴明心里苦,但晴明不说。

“晴明……”表情严肃的茨木童子(伪)刚开口。

“先说好!”晴明举起手,“酒吞童子不在我这里!我也对什么大义不感兴趣!”

“谁问你这个了!”旁边一脸不屑的大天狗(伪)不满地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茨木童子(伪)又接过话头。他把两妖交换身体的事情始末说了一遍,当然,他略过了和酒吞童子有关的部分。

“交换身体吗……好像是有过这种情况。”晴明回想了一下自己学过的咒术相关的书籍,“但是这种交换是有媒介的,你们最近有什么接触吗?”

因为晴明的话,大天狗陷入了回忆。

接触吗……好像在他们交换身体前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俩都喝高了,然后他那时说“茨木童子,汝真是不可理喻,酒吞童子就那么令汝着迷吗?”茨木好像也说过:“大天狗,汝的大义就算过几百年吾也不会认同的!”

再然后,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吗?

头好痛,啊,想起来了……茨木好像趁着酒劲爬到了他身上,然后揪着自己的领子说:“那就来试试啊!看看是谁先说服谁!”那时候茨木被酒气熏红的脸又清晰了起来,他变作女身,舔了舔嘴唇,挑衅式的凑近了自己,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说着:“大天狗,如果汝现在是吾,汝希望吾怎么做呢?”

然后自己就……就……

大天狗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因为他想起来当时自己一把将女身的茨木压在了身下,然后开始……

挠他痒痒。

“服不服?”“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快住手!大天狗汝使诈,吾才不服!”

话说这种东西为什么要回忆起来啊?

大天狗神色复杂地转头看向旁边的茨木,发现茨木也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自己,同样是一言难尽的神色。

所以说媒介是什么?总不可能是挠痒痒吧?!还是说自己其实对茨木……而茨木恰好也……?

“茨木……”

“大天狗,吾……”

他们不约而同地开口。

一阵白光闪过,回过神来已经换回了原来的身体。然而,好像又有什么和原来不一样了。

“安倍晴明呢!给本大爷滚出来!”下一秒,庭院的门被轰开,酒吞举着酒葫芦走了进来,看到大天狗和茨木坐在一起,火气噌地一下又上来了。

“你们还敢出现在本大爷面前?”

“吾友,不是这样的,吾……”茨木晃过神来急急忙忙地开始解释,然后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大天狗稳稳地开口说道,伸手按住了茨木的肩膀,挑衅似的目光看向酒吞,“你会觉得意外也是在所难免的。”

果然,自己还是很在意茨木的事情吧?所以这次交换身体的媒介,其实是自己潜意识里想要更多地了解茨木吗?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时候,茨木是怎么样的?他是否也同样在意自己呢?这种心情,有好好传递到吗?

大天狗勾起嘴角,那么这次,来正面用行动告诉对方吧,自己的心情。

“大天狗,跟本大爷决一死战吧!”

“呵,正有此意。”

“等等,吾友你应该先打败吾啊!怎么能先跟大天狗交手!”

“少废话,茨木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没关系,茨木,我会让你作出正确的选择的。”

“哎?”

“各位大爷要打架能不能出去打啊!这是我的院子啊啊——”

今天的平安京也还是如此和谐友好呢。

END

啊这个坑终于填完了,本来只是个搞笑向的脑洞要圆回来真是太痛苦了,如果觉得有烂尾就是我的锅(。)

接下来还有几个坑大家想先看哪个,是先更新与SSR势力谈笑风生,还是写现代paro的大学生狗子x黑道成员茨木,还是原著背景的虐向酒茨狗,还是女装梗搞笑向狗茨,还是他是龙AU狗茨?(脑洞太多要填不过来了……)

评论(15)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