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辞

开心就好

《你的名字》交换身体梗03-04狗茨/酒茨

主狗茨有酒茨注意 欢乐恶搞向 ooc,bug多,私设多

本次有别的式神友情出没注意

本来只是随便写着玩玩的没想到反响那么好,感觉有点方

祝大家新年快乐~


03


大天狗再次醒来的时候,萧瑟的寒风在他耳边吹过,感觉全身都轻飘飘的,没有真实感。


好消息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又变回原样了,坏消息则是……他发现自己被卡在了树上,双翼被交错的树枝固定住,无法动弹。


难道他做梦做着做着还上天了?居然还把自己挂在了树上,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不行,这幅样子如果被过路的妖怪看见了自己以后还怎么做妖,堂堂大天狗居然飞着飞着能把自己卡在树上,说出去叫自己天狗的脸面往哪搁。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谁来了。来不及了,大天狗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


“呼啦呼啦,蛙先生你看这里有个大哥哥挂在了树上哎⊙o⊙”


“疼疼疼,不要再揪我头上的花了!”


“他怎么一动不动的,是死了吗,好可怜QAQ蛙先生我们去给他采些花吧。”


大天狗屏息听着,强忍住想要捂脸的冲动,但是又只能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那只吵闹的小兔子不知道忙活了什么,过了半晌,等声音逐渐远去,大天狗才得以松了口气,睁开眼睛。


然后,他看到了树下铺满的,一地菊花。


糟透了,还能有比这更糟的吗?回头把那只兔子炖了做兔肉火锅吧。


大天狗这么想着,突然又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嗤笑。


“哦呀,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景象呢。”


虽然那个身影只是一闪而过就又离开了,但是大天狗确定他看到了那是青行灯。


不好意思,收回前言,这才是最糟的。俗话说得好,什么八卦只要青行灯知道了,那么所有妖怪也就都知道了。不出三天,大天狗疑似老年痴呆不会飞了还把自己挂在树上的消息应该就会传遍平安京。搞不好还会加入青行灯的百夜谈豪华套餐,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折翼的大天狗》。


大天狗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大天狗托着疲惫的身心回到了住处。


“大、大天狗大人您回来了。”迎接他的是看上去有些胆战心惊的鸦天狗。


“嗯。”大天狗感到有些奇怪地瞥了一眼鸦天狗。


谁知他这轻轻一瞥,吓的鸦天狗往后退了两步,顺带抬起双臂捂住了自己身后的翅膀。


难道说他梦游的时候还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这是什么谜之反应?他的设定是根正苗红的直男没错吧?


大天狗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但他随即眸光一转,换上了一副和善的笑容。


“鸦天狗啊,吾昨日不小心喝了酒吞童子的假酒,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不记得了,吾醉酒的时候有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吗?”


不管了,先甩锅再说。反正他本来也看酒吞童子挺不顺眼的。


鸦天狗似乎不太愿意回想昨天发生的事,他犹豫了一下才艰难地开口说道:“大天狗大人您昨日简直像换了一个妖一样,到处找别的妖怪要打架,还说要把在下的羽毛扒了给什么挚友做毛毯……”说到这里,他又非常心疼地捂紧了自己的翅膀。


等等,挚友?怎么那么像某个缺心眼的白毛妖怪的发言。联想起自己的那个梦,大天狗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其实他昨天并不是在做梦吧。


04


茨木童子醒来的时候,发现挚友酒吞童子就在他旁边不远处喝闷酒,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周身笼罩的低气压仿佛实体化了一样。


不愧是挚友,生气的时候也如此有魅力!茨木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不过,挚友为什么不高兴呢?


“醒了?”酒吞的神色里隐约闪过一丝担心,但是马上又板起脸,劈头盖脸地问道,“喂,茨木,对你来说是本大爷重要还是大天狗那家伙重要?”


“当然是吾友!”虽然不知道酒吞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茨木还是不假思索地回应道,似乎怕酒吞不相信,他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吾对吾友的友情天地可鉴!吾友永远是吾唯一的朋友!”


友情?朋友?酒吞童子差点闷出一口老血。所以说他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酒吞童子越想越气,扛起酒葫芦扭头就走,头也不回地留下了一脸茫然的茨木。


为什么吾友更不高兴了?吾有说错什么吗?等等,刚才吾友好像提到了大天狗?茨木努力地用他笔直笔直的脑回路去思考,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一定是挚友觉得吾还不够有诚意,只要把大天狗揍一顿表明吾对挚友不容置疑的友情,挚友应该就会认可自己了吧。(大天狗:???)


所以说茨木这种简单粗暴的甩锅方式到底是跟谁学的呢,大天狗也不知道呀。


说干就干,茨木举着球气势汹汹地就往大天狗的住处杀去,还未接近,一阵锋利如刃的狂风卷起,逼得茨木往后退了几步,这才看清来者。


大天狗照样摆着他那个冷冰冰的脸,似乎对于茨木找上门来并不意外。


“大天狗!汝是不是趁吾不在挚友身边的时候挑拨吾和挚友的友情,挚友现在不理吾了一定是汝的错!”


被茨木一通质问,大天狗有些不快地上前几步,压低了声音说道:“吾才没有兴趣管你们友情不友情的(只是在维护自己必要的尊严而已),倒是汝趁着身体交换的时候用吾的身份都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被大天狗这么一说,茨木其实也有点心虚,但他是个好面子的妖,承认自己换了身体后一不小心太兴奋飞到了树上下不来最后只能一个风袭弄晕自己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对于不愿意承认的事茨木一向习惯于用打一架来逃避问题。于是他抄起了自己的球并努力使自己很有底气地大喊:“事已至此吾没有什么可跟你说的了,来打一架吧,大天狗!”


“呵,打就打,吾大天狗今天就让汝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羽刃暴风。”大天狗冷笑一声,然而刚刚的对峙让两妖此时的距离有些过于接近了,再加上茨木的身子刚刚向前倾了几分,使得他额上颜色艳丽的鬼角刚好摆在了大天狗眼前。


回想起昨天触摸那里的感觉,大天狗鬼使神差般伸手握住了茨木角的末端。


大天狗: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鬼角先动的手。


“噫!”茨木惊叫一声,显出十分震惊的表情,脸上甚至还泛起了一丝红晕。


“大天狗,汝居然使用偷袭这种手段!那就别怪吾不客气了!”


茨木有些气恼地喊着,然后他伸手捏向了大天狗的翅膀根(。)


“啧!”翅膀根也是大天狗最敏感的地方,茨木突然的袭击让大天狗也措手不及。霎时间,两妖你握着我的角,我抓着你的翅膀根贴在一起,姿势看上去十分让人遐想。


“茨木,听话,快放手。”大天狗强装镇定。


“不!汝先放手。”


“那数三二一一起放手。三、二——”


“咦,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吗0.0?”草丛中突然钻出一只小鹿男,他歪了歪头,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两妖。


“小鹿别看,他们在玩大人的游戏呢~”青行灯适时出现,伸手捂住了小鹿男的眼睛,然后向大天狗和茨木眨了眨眼睛,那眼神大概是说没想到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啊真是教坏好孩子啧啧啧。同时她心里已经暗暗定好了新的故事标题,就叫做鬼王黯然神伤为哪般,防火防盗不如防隔壁大天狗。


大天狗:所以说为什么你总是能这么刚好地出现。


青行灯:哦呵呵,我只是闻到了故事的气息而已。


“等等,汝想多了吾和大天狗这家伙关系一点也不好!”茨木难得读懂了气氛,急着开口想要再辩解几句。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们感情好了。”青行灯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小鹿我们走吧,让他们二位好好独处~”


“……”


“说。”


“那个,大天狗啊,我们还是当做无事发生吧,今日就此别过!回去睡一觉应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好主意。”


大天狗难得同意了茨木的观点。


tbc

比预定的又写多了,大概下回完结orz


评论(19)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