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辞

开心就好

《你的名字》交换身体梗,狗茨/酒茨

主狗茨有酒茨注意,可能有微妙的修罗场。

是的这电影上映这么久我才刚去看,看完之后很想写这个梗就写了。(´-ω-`)欢乐恶搞向,可能有ooc,私设和bug多预警

直男狗子x直男茨木,深柜酒吞


01


茨木童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昨天随口说的话竟然成真了。


由于挚友昨天再一次地没有理会他的支配请求,就算是茨木童子这种神经极粗的妖怪也忍不住感到一丝落寞。


自己这样苦苦的追逐,真的有意义吗?啊,好烦,不想去想这些。于是他便开口说了句,


“下辈子变成黑夜山的帅哥吧!”


当他今天早上迷迷糊糊地醒来,习惯性地伸手去捞身边的酒吞等身抱枕的时候,却摸了个空。


茨木童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太对。这手是正常甚至偏向纤细的大小,而不是自己的鬼手,然后他疑惑地扇了扇身后的翅膀。


等等,哪来的翅膀???


茨木童子一个激灵从床榻上翻身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房间!先不说那满屋子的酒吞周边都不见了,单从这间房子墙上贴满的“大义”,再看这苍劲有力的笔锋,就可以得出结论——


“啊,吾应该是做梦吧,不过这翅膀的手感真好。”茨木童子一脸幸福地用手揉着覆满黑羽的双翅,甚至还嫌不够地把翅膀贴到了自己脸上磨蹭。


门被敲了敲。


“进来吧。”茨木随口应道。


“大天狗大人,关于今天的行程……”鸦天狗走了进来,话才说了半句却在看到屋内妖怪的动作时停了下来。


“啥?”茨木抱着自己的大翅膀眨了眨眼睛。


呃,大天狗大人很喜欢自己的翅膀吗……鸦天狗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等等,汝刚刚称呼吾为什么?”下一秒,更让鸦天狗毁三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平时基本上没什么太大情绪波动的大天狗大人十分激动地向他扑了过来,用力地拽着他的肩膀猛晃,清秀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和震惊的表情。


“大、大天狗大人?”鸦天狗被晃的双眼发昏。


啥?!!吾居然变成了大天狗那个家伙吗??迟钝的茨木童子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02


一向作息十分规律的大天狗,在今天自己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睁开眼睛,没有看到墙上熟悉的“大义”,反而是一张看起来十分不耐烦的脸映入了自己的眼帘。


酒吞童子???大天狗怔了一下,随即发现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印着酒吞童子图片的等身抱枕。


大天狗一阵恶寒,推开了抱枕,然后他发现了更多的一模一样的不耐烦的脸——满屋子的酒吞抱枕,酒吞手办,酒吞海报……


大天狗的第一反应是,茨木那个家伙上次硬要拉着自己吹他的挚友还不够,居然摸进自己房间放满了这些东西,他到底有多无聊。


迅速扣好了锅的大天狗感觉心情平复了下来,准备洗漱过后就去质问茨木怎么回事,他走进洗漱间,冷不丁又被惊了一下。连这里面都充满了酒吞那张不耐烦的脸——一张巨幅的酒吞防水海报贴在墙上,就算是恶作剧,这也太夸张了吧。


大天狗在墙上酒吞海报不耐烦的注视下木着脸完成了洗漱。但是当他抬头看向镜子时,却发现镜中映出的,是茨木童子的身影。


乱蓬蓬的白色卷发,夺目的灿金妖瞳,紫红色的巨大鬼手,还有头上那对长短不一的鲜红鬼角。


大天狗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额上的鬼角,一股难以抑制的酥麻感立刻冲击了他的神经,带着几丝难以言喻的滋味。


以前都没发现,原来茨木童子的角这么敏感啊,明明看上去那么粗神经的妖怪,却有着这种柔软的弱点。不对,他为什么突然变成茨木了??


大天狗震惊地丢出了一个凝着黑焰的球,墙上瞬间多了个大洞。


果然是在梦里吧。


认定自己在做梦的大天狗瞬间觉得轻松了不少,反正是在做梦嘛,除去这个梦境过于真实以外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于是大天狗决定顶着茨木的样子出去走走。


然而大天狗没走几步,就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妖气正在迫近。


“茨木,来陪本大爷喝酒。”霸道的妖气铺天盖地般压来。


“啊,哈哈,早上好。”大天狗身形僵硬地转过身。果然,看到了比照片上的脸还要显得不耐烦一万倍的酒吞。


直接跟他说清楚自己不是茨木?不,正常妖怪都不会信的吧,那么,只剩下这些选项了。


A.朝酒吞脸上丢一个球并大喊“汝认错妖了”


B.朝自己脸上丢一个球并大喊“反正这只是个梦吾一定会醒来的”


C.装作茨木和他打招呼


啧,怎么看都没得选啊。大天狗深吸一口气,决定豁出去了,反正这只是个梦,那么稍微玩个cosplay也无伤大雅的吧。


唔,如果是茨木的话这时候会怎么回答呢?仔细想回忆上次茨木对自己长篇大论地吹酒吞的细节,却遗憾地发现大部分内容都被自己的大脑自动处理为垃圾信息而过滤掉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不如说,当时自己的大脑完全就是放空状态,根本没在听茨木怎么说的……


反正都是那些泛泛的赞美之词,应该怎么说都一样的吧。


“咳咳,”顶着茨木童子脸的大天狗清了清嗓子,面无表情地,情绪毫无起伏地,用捧读般的语调开口说道:


“啊,酒……挚友,汝就好比白昼里炽烈燃烧的太阳,暗夜里指引吾等的月亮,汝就是大义的化身,秩序的代名词,将大义的至理挥洒向世间,汝之伟大令众妖敬仰。”


说完大天狗自己都要吐了。讲道理,茨木童子到底是怎么做到每天那么自然地讲出这种羞耻度max的话?有这种精力为什么不多和他学习一下大义呢?


酒吞童子同样是一脸懞逼地看着好像换了个妖似的茨木。茨木这家伙不会真的脑袋坏掉了吧,他已经那么傻了再变傻可怎么办啊。要知道茨木虽然每天的日常都是吹酒吞,但是鉴于茨木还是人类的时候根本就没上过学的文化水平,他赞美的话几乎是一成不变的,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所以酒吞几乎立刻就发现茨木今天的赞美词和以往不太一样,并不是因为酒吞有认真听过茨木到底讲了什么,只是因为听了太多次记住了而已,真的真的。


酒吞童子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等等,大义?怎么那么像某个大龄中二病的台词。


“喂,茨木,你最近是不是和大天狗走得太近了,脑子都不正常了。以后不许再和那家伙有什么来往。”酒吞这么说着,眼神一凛。


什么叫脑子不正常!大天狗有种别人在背后说自己坏话还被自己听个正着的感觉,心情微妙的他下意识反驳:


“大天狗的脑子才没有不正常,他又正义又强大,远超酒吞童子。”


出声之后他才意识到茨木的人设好像崩了。


算了反正是梦醒来就好,大天狗怼完酒吞之后心情愉悦,也不管酒吞的反应如何,自顾自地往脸上拍了一个球,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管了。


tbc

本来以为能一发写完果然还是太高估我自己了orz


评论(40)

热度(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