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辞

开心就好

【阴阳师/狗茨】束缚

短文一发完,你们要的白切黑狗子和茨木追狗子梗。大概是一个心思相当黑的狗子假装正直引诱茨木追随他。


这里本该是一片树林。然而此刻一切都被狂风过境般的力量所摧毁,树木东倒西歪地折断在地,树干上清晰可见火焰灼伤留下的痕迹,原本覆盖着薄草的土地也化为焦土,冒出几缕黑烟。


这样惨烈的景象暗示着一场激烈的搏斗刚刚结束。


“真是狼狈啊,茨木童子。”大天狗彷若神明般从容地立于废墟之上,尾音中带有几分愉悦的上扬,他居高临下般俯视着茨木,巨大的黑色双翼遮天蔽日般张开,在茨木身上投下一片深邃的阴影。


“是吾败了,汝可以随意支配吾的身体,要杀要剐都听凭汝的处置。”茨木闭上眼睛,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


毕竟,他信奉的一直都是强者生存的观念,战败的一方没有选择的权利。


听了这话,大天狗的脸色却徒然沉了沉,冰蓝的眸子冷了下去。他从高处走下,一步一步地站到茨木跟前,手中的团扇挑起茨木的下巴,迫使茨木抬起头,脆弱的脖颈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掌控之下。


“你对打败你的妖怪都是这么说的么?”他的语调不自觉低了好几分,身上压倒性的气势不再克制地释放开来。


茨木愣了愣,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发问,他眨了眨金色的双眼,不明白大天狗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


“你所理解的支配到底是什么?”得不到回答,大天狗的脸色越发阴沉下来。


“吾……”茨木张了张口刚想说点什么,大天狗突然移开了团扇,修长的食指抵上茨木的唇,冰凉的指腹摩擦着柔软的唇瓣,阻止了茨木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是吗,那让吾来告诉你吧,到底应该怎么做。”大天狗的怒火烧到了极致后反而头脑冷静了下来,他低低地轻笑了一声,然后倾身俯了上去。


“唔……”


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的茨木童子闭上了双眼,然而大天狗的唇却在即将触及到茨木的脸颊时堪堪擦了过去,留下一道暧昧的浅痕,滑到了茨木的耳畔处,吐出撩人的气息。


“吾想支配的不仅是汝的身体,汝的身心都要完全属于吾。”就算两人的距离已经离得足够近,大天狗的每一个吐字也还是那么平稳,除了他话语间意味不明的留白以外。


大天狗低垂着眼眸看着茨木被气息熏成粉红色的耳垂,眸色再度暗了暗。然而他随即毫不留恋地起身,给两人之间留下一个暧昧的距离。


大天狗其实也在极力克制着自己,不要过早出手。在茨木明白自己的感情前,他绝不会再触碰茨木。


毕竟,大天狗是一个极度自傲的妖怪,他不允许茨木不明不白地接受这一切。


“吾还是不明白。”是了,对于茨木而言,他并不知道除了支配力量以外还有什么含义。他不明白什么是爱,所以他的心不会有所束缚。茨木就像一团耀眼的火焰,热烈地燃烧着,如果不加以控制,最终就会将一切烧成灰烬。


大天狗想要做的,就是让茨木的心加上那名为爱的枷锁,让他再也无法看向自己以外的别处,再也无法从自己身边逃离开来。


大天狗的嘴角浮起一抹张扬的笑容,这个神情对于他来说并不多见,巨大的黑翼在他身后张开,神明般的威严向茨木压来,说出的话语却像是魔鬼的蛊惑:“臣服于吾,追随吾的步伐,吾会告诉汝一切汝想知道的事情!”


望着茨木重新被点燃斗志的金色双眼,大天狗的眸光不可察觉地闪了闪,他知道,他成功了。


猎物已经上勾,接下来,只需要耐心地引导他自己乖乖束上枷锁,通往最终的饕鬄盛宴。


大概没有后续惹,毕竟不能暴露我是个没有驾照的黑车司机的事实。😂别打我。


评论(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