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辞

开心就好

【阴阳师/狗茨】与ssr势力谈笑风生(五)

·cp狗茨

·伪养成欢乐向

·ooc预警,私设有,bug多

·大概是中二面瘫闷骚狗子x耿直boy茨木

·乱取的标题不用在意,一个有病的文


一般来说,式神想要快速升级得到力量,有两种方式,其一,结界式神育成,这个大天狗在来的第一天已经体验过了,其二,就是由高等级式神带领前往一些聚集着大量无意识飘荡的低级妖怪的废弃宅院等地方进行探索,杀死它们并获得经验。


大天狗自然是不愿意坐在观战席上闲混的,他早早踏上了战斗场地,为了能够更快恢复力量,他又怎么可以退缩。


他扬着黑色羽翼从天而降,落地前扇动了几下缓冲,然后摆了摆手中的团扇站好,一个完美无缺的登场姿势就完成了。


“吾乃大天狗。”他有些高傲地抬了抬下巴,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尽管这并不是必要程序,他仍然坚持全面贯彻大义精神,不做出任何有失礼仪的事。


而茨木登场的方式就显得锋芒毕露了,他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冷笑,鬼手握拳在空中挥舞了一下,黑焰在手中凝聚,说道:“这些杂碎,吾一瞬间就能撕碎。”张狂,却又符合着他茨木童子的风格。


不就刷个探索本吗为什么这么多吓人的姿势台词,不是很懂你们ssr大佬。一旁的白达摩一号翻着白眼想道。


老弟,你不懂,他们这就好像魔法少女一样,一定要念出台词摆出必胜姿势才能变身。白达摩二号翻着白眼回应道。


唉,我快满级了,明天你们就见不到我了。白达摩三号耷拉着白眼说道。


对于这些白达摩的腹诽,茨木童子和大天狗自然是听不见的,此刻,他们的身心都投入到了即将开始的战斗中。


战鼓始一敲响,大天狗的肩头就飞上了一只蓝色羽毛的灵鸟,是的,这就是晴明交给他的据说能助益战斗的强力御魂。


“将吾这风之力铭记于心吧!”大天狗迫不及待地张开黑色双翼悬于空中,呼唤来风的力量袭向对面。


嗯,这个龙卷风的形态丝毫不减他当年风采。大天狗上一秒才这么想道,下一秒就看到了一串白字。


-30


-30


-30


-30


“……”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


说好的能增强力量呢?晴明,汝居然背信于吾!茨木的眼神都不对了啊!!汝听吾解释,吾以前不是那样的……大天狗手里的团扇有些拿不稳。


“喂,愣着干什么,把鬼火给吾。”


“鬼火?”大天狗低头一看,才发现他手上不知何时燃起了三簇幽幽的鬼火。


啧,原来对战斗大有帮助指的是这个啊。


大天狗心有不甘地把鬼火递给了茨木。那就让吾看看吧,汝的力量能到何种程度。


“好好品尝吾这豪拳的滋味吧!”


只见茨木气势十足地吼了一声,空荡荡的袖管接入地面,一只紫黑色的巨大鬼爪从地狱中钻出,狠狠地一抓,对面的几只低级妖怪顷刻间化为一缕蓝烟消散。他站起身,白发飞扬,金色的妖瞳满溢着强大的魄力。


方才他出手时,似有破竹之势。


大天狗的大义观摇摇欲坠。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还觉得茨木战斗的姿态令人赏心悦目,这是他之前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妖时从不曾有过的想法。虽然这个念头只有一瞬就闪过了,但是大天狗仍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果然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力量太过于弱小吧。虽说以这样的视角看待周围也有一番乐趣,但他还是需要变得强大,强大到自己的大义不会轻易动摇。


大天狗暗自握紧了手中的团扇。


等到他们结束了一天的探索副本回到阴阳寮中,庭院里的式神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着收拾桌椅碗筷,饭桌上摆着的是被切成片儿的红达摩,以及几盘寿(体)司(力)。


看到他们回来,晴明笑着上来迎接:“茨木,大天狗,今天打探索辛苦了吧。”


茨木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然后便大步流星地走开了。他已经满级了,在突破新的瓶颈前暂时不需要吃红达摩。


“晴明,汝给吾的是什么奇怪的御魂,汝可知……”留下来的大天狗皱着眉头刚说了一句,晴明立刻热情地往他嘴里塞了一个红达摩。


“多吃点才能快点变强,没事,我这还有好几个,你随便吃。”


大天狗挣扎着咽下了红达摩,又马上义正词严地说道:“汝听着,吾拒绝带那种低级妖怪带的御魂!”


晴明点头道:“没问题,我这里还有一套上好的雪幽魂你要试试吗?”


别以为我没看到旁边雪女幽怨的眼神。大天狗冷漠地拒绝了晴明。


晴明一脸遗憾,但是他很快又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想要变强的话还有一个方法。”


他从兜里摸出一个黑达摩,小声对大天狗说道:“这可是一周限量一个的好东西,别告诉别人阿爸给你加餐了哦。”


大天狗将信将疑地吃下了黑达摩。


“叮”钢铁之羽——lv.2


晴明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没事,我不在意的,不就是升了个被动吗,不就是一周吗……”他不停喃喃自语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晴明吃瘪的样子,大天狗十分舒心地抖了抖翅膀走开了。


“你知道吗。”雪女突然一脸神秘莫测地飘了过来。


“其实阿爸刚开始给茨木带的御魂,是蝠翼。”接着雪女补充说明了蝠翼的作用,“这个寮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想象了一下茨木一拳下去的同时头上冒出绿色数字的画面,大天狗没忍住地轻笑了一声,然而止不住抖动的翅膀仍然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TBC


因为茨木刚抽到的时候太脆老是第一个跪,于是那个时候还是萌新的我自以为机智地给他带上了蝠翼,现在看来都是黑历史了(摊手)话说这篇文在搞笑的同时也想写一点感情线,论直男被掰弯的心路历程什么的2333



评论(33)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