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辞

开心就好

【阴阳师/狗茨】与ssr势力谈笑风生(二)

·cp狗茨

·伪养成欢乐向

·ooc预警,私设有,bug多

·大概是中二面瘫闷骚狗子x耿直boy茨木

·乱取的标题不用在意,一个有病的文


大天狗跟着茨木穿过了庭院,式神们或聚集嬉闹,或独自休憩,但是大天狗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都偷偷投向这里。


“快看,又有新来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再厉害也只是个新来的,还没经历过挫折吧。”


“反正茨木大人一定是最厉害的!”


对于自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大天狗没有任何表态,只是板着一张冷若冰霜的脸。然而他的心里想的是,原来茨木童子在这个寮里这么有声望吗,看来想要在这个寮里重振大义必须要先拿下他呢。


虽然说有目标是好事,但是重点好像有点不对呢,大天狗。


“茨木童子,”大天狗突然停在原地,沉声道,“等着看吧,吾一定会向你展现大义的力量。”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黑色羽翼舒展开来,神情高傲如立于云端的神明。


“不论是大义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吾之鬼手都能在一瞬间撕碎。”茨木转过身来,同样用傲慢的语气回答他,金色的眼眸里燃烧着烈焰般的光芒。


一边的帚神十分配合地扫起一地飞扬的落叶,一阵寒风吹过,气氛十分肃杀。


不是很懂你们ssr大佬的情趣——尽职尽责的帚神。


啧,气势上还是不足呢。大天狗忽然有种微妙的挫败感,又收起了羽翼。


“不过,在汝展现那所谓的大义之前,还是先保全自己吧。”茨木突然意义不明地扬了扬嘴角。


下一秒大天狗就被丢进了一个圆形的结界里,上面还立着一个大牌子:式神育成。


“好好呆着别乱跑。”茨木悠闲地打了个呵欠转身走了。


一个红红的灯笼鬼唰地蹭了过来,大天狗冷着脸把灯笼鬼从身上扯了下来。天邪鬼黄敲锣打鼓地发来贺电。


总之先找找有没有时光机……不对,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趁下次晴明再召唤的时候绝对要跳进阵里传送走,绝对。等他恢复实力再把这里掀了。


明明刚才还那么信心满满呢,大天狗。


然后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大天狗终于从结界里被放了出来。虽说知道茨木把他丢进结界是为了让他能吸收更多太阴之气来恢复力量,但大天狗的心情还是十分糟糕。


而这种糟糕的心情,在他听了晴明的话后,达到了顶点。


“汝再说一遍?要吾同他住一起?”大天狗的团扇柄都要被握断了。


“啊,因为寮里的房间规格是按r,sr,ssr来分的,由于事先对你的到来没有准备,所以目前ssr的房间只有茨木那一间。”晴明毫无歉意地说,“如果你愿意住r或者sr的房间也没问题。”


大天狗看向不远处正在用首无的头打棒球的觉,还有用蒲公英形状的杠铃举重的萤草,默默把头扭向另一边。


跳跳哥哥正试图把妖狐摁进棺材里,妖琴师在一旁弹着重金属摇滚伴奏,雪女和凤凰火在玩看你冻得快还是我烧得快的游戏。


“不,吾对这个安排没有意见。”大天狗无比艰难地说道。


“如此甚好。”晴明露出一个老父亲般欣慰的笑容,“茨木虽然性子有点直,但时间久了你会发现他其实挺好相处的。”


当吾是傻的么,不信。大天狗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卷个羽刃风暴。


虽说无奈,但是大天狗当晚还是收拾收拾搬进了寮里唯一的ssr房间。


房间还算宽敞,除了最显眼的墙上贴了一张酒吞童子的画像,一切都算正常。


时间不早,当大天狗进来的时候茨木已经脱的只剩一件里衣准备睡觉了。见他进来,茨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大天狗沉默了一会,终于受不了这灼灼的目光,开口问道,“汝有何事?”


“没什么,只是吾好奇汝睡觉的时候翅膀怎么放。”茨木非常坦然地回答了,然后继续盯着大天狗看,目光笔直笔直的,没有一丝遮掩和不好意思。


他这么直白反而让大天狗无话可说。于是大天狗默不作声地在房间一角的地上铺了一床被子,脱下外衣,然后直挺挺地趴在柔软的被单上,双臂枕着,宽大的翅膀在身体两侧收起,端正地放好。


“吾还以为……汝会像吸血姬那样倒挂着睡觉。”茨木看上去有点失望,不过眼角又带着笑,“不过汝这个姿势……也很有趣。”


“是汝见识太浅。”大天狗对于自创的得意睡觉姿势被嘲笑有些不满,“对了,白天之事……”


他话音尚未完全落下,茨木童子那边却已经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这也睡得太快了吧……想说的话噎在喉中,大天狗再次感到了一股挫败感。


这时乳白色的月光倾斜进房间宽敞的落地窗里,薄薄的一层笼在茨木童子的睡脸上,给他坚毅的面容上覆上了一丝难得的柔和。


这家伙总算有了顺眼的时候。大天狗不自觉地将呼吸放轻,目光中原本的坚冰也似乎融化了一些。


就在这个连呼吸都不愿轻易打破的静谧时刻,一个不合适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嚯啦嚯啦,傻兔!”


tbc

山兔势力登场23333心疼一下狗子(。・ω・。)


评论(20)

热度(219)